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企业文化 产业布局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
新闻中心News
退休?上市?接班?机器人?宗庆后最新回应一
发布日期:2019-08-02 14:00    点击数:

 

凤凰网财经《封面》 

文|易典

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数百年。

他“领过风骚”、曾站在商界巅峰,曾在2010年、2012年、2013年,三次问鼎《福布斯》中国内地富豪榜首富,早在马云、王健林、许家印之前。

他曾公开表达过对任正非的欣赏,而两人的行为也有不少相似之处:行事低调,他曾被网友拍到做高铁二等座出差;财务保守,企业经营多年成长为业界龙头,却坚持不上市;女儿能干,在企业深耕多年被外界视为“接班人”。

他和马云同为杭州“老乡”,都被认作是“浙商”的代表人物,都将企业总部设在杭州,在西子湖畔扎根成长。

他是娃哈哈集团的创始人、现任董事长兼总经理—宗庆后。

时光飞逝,1945年出生的宗庆后已过古稀之年,却依然奋斗在前线,但“接班事宜”早在十年前就已被提上议程。1987年创立的娃哈哈集团如今也过了而立之年,在互联网时代如何度过“中年危机”成为新的挑战。

日前,宗庆后接受了凤凰网财经原创视频栏目《封面》的独家专访,在近两小时的采访中回应了一系列社会关注的话题:计划何时退休?女儿是否会接班?娃哈哈是否继续坚持不上市?回顾历史,一度闹到中法两国元首出面的“最强商战”是否有错?展望未来,娃哈哈为何要建一个机器人工厂?

01

谈“接班”:民企“二代”一大半不会接班

国内商界有几个著名的“女儿”:都深度参与家族企业的经营者,都被外界视为极具潜力的接班人—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、刘永好的女儿刘畅,宗庆后的独生女宗馥莉也是其中之一。

宗庆后:民营企业二代接班的问题,我看最起码一大半不会接班。因为民营企业开始起步,哪怕制造业也是中低档制造业,二代都是出国回来的,都受过高等教育,他的眼界和文化素质都高得多,所以他不一定看得上你原来的企业,他可能做其他投资。

《封面》:你女儿(宗馥莉)在做这样的事情,她可能不接班吗?您担心吗?

宗庆后:实际上我认为财产肯定是自己子女继承了,但管理(企业)不一定要子女去管理。我认为中国企业肯定最后是职业经理人来管理的。

《封面》:您希望她(宗馥莉)带着娃哈哈转型吗?

宗庆后:我们现在正在转型。我们现在从安全转向健康,实际上我就是在转型,她可能想法比较多,我感觉我还是坚持主业发展,坚持主业上经营,转型升级,从安全转向健康,我认为这个市场也是很大的。

02

谈上市:除非有大的项目

娃哈哈虽然是食品行业巨头,但一直没有上市,也没有发债。不借助外力,企业发展靠日常运营和自身利润支持。然而进入全球化时代,资本市场变幻莫测,金融产品愈发复杂,各种加杠杆的资本运作让人目不暇接,娃哈哈是否能够继续拒绝上市?

《封面》:您现在需要别人投资吗?

宗庆后:不需要,我现在需要人家投资干什么?我也没贷款,还有大量现金在那里。所以他们说我不上市,我说除非有大的项目,我可能会上市。因为上市也要对股东负责,你要给股东有回报。你说没有什么大的项目,你钱过来放在银行里,有什么用?你怎么回报股东?

《封面》:未来您希望娃哈哈集团,被别人谈起来,是以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和业务模式?

宗庆后:我感觉我们今后还是以主业为主。我觉得这个主业确实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。现在中国通过这些年的发展,人均饮料消费120多公斤,但发达国家是250公斤,所以还有发展潜力。我觉得实际上还有10亿人没有实现高消费,这10亿人如果高消费起来,那更不得了。所以我觉得,你只要做得好,还是可以发展,还可以更大规模的发展。

另外一方面,我们也想经营,也有钱,而且也有人,所以现在我也想创造一个高新技术产业的集群,我们现在主要还在盯着装备制造业方面,现在成立了一个研究院,也招了100多个博士、硕士在开发一些产品。

《封面》:所以现在期待的就是,在现在这个时间节点,国民更富裕有更强的消费能力,再给娃哈哈带来一个新的动力。

宗庆后:对,我们希望老百姓都富起来,消费内驱拉起来,那可能发展机遇更加好。

03

谈“达娃之争”:我没错

在商业社会的竞争中,“商战”不可避免。回顾中国商业史,不得不提的一场“商战”是“达娃之战”。中法两大食品业巨头,从朋友变为敌人,有评论称其为“改革开放30年最大的国际商战”,从两大企业掌门人到中法两国领导人都参与其中。

达能与娃哈哈之间发生了什么?1996年,娃哈哈与欧洲第三大食品集团达能成立合资公司,达能出资4500万美元和5000万人民币商标转让款,拿到了合资公司51%的股份,合资公司拿到“娃哈哈”商标的独家使用权。2007年4月,达能亚太区总裁要求以40亿收购娃哈哈集团旗下非合资公司51%的股份。他提出,宗庆后以国有企业和职工持有为基础建立了非合资公司,非合资公司与合资公司存在竞争关系,未经许可非法使用娃哈哈商标。

随后,双方打起“口水仗”。达能指责宗庆后未经许可擅自使用娃哈哈商标,宗庆后指责达能设下陷阱,试图恶意收购娃哈哈,国际资本霸占“民族品牌”。这场商战逐步升级,甚至连中法两国元首也参与其中,试图解决这场跨国纷争。

在两国政府的干预下,娃哈哈与达能取得和解。2009年9月,双方在北京签署了和解协议,达能同意将其在合资公司51%的股权出售给娃哈哈。娃哈哈花了多少钱买股权?娃哈哈新闻发言人称:“这是秘密”。

十年过去,轰动一时的“达娃之争”也被载入史册。如今宗庆后是如何看待十多年前的“最强商战”?

《封面》:回头看(“达娃之战”),您觉得对现在中国扩大改革开放有什么样的意义?您有什么样最宝贵的经验?

宗庆后:实际上当初我们跟达能合资的时候,我们企业效益还不错的。我们希望跟他合资,能够扩大、加快我们发展的步伐,同时也能够提高我们的管理水平、技术水平。但实际上我们也感到很失望,因对我们没有帮助。

《封面》:技术上没有帮助?

宗庆后:没有什么帮助。而且当时我也看了这些中外合资企业进来以后,把中国品牌给它抹杀掉了,而且也在解雇中国的员工。所以当时我们就提出了“四项原则”:一是经营品牌还是我们管;二是品牌要用我们品牌;三是不能任意解雇中方员工;四是退休工资也要承担。

因为我们以前退休工资是企业发工资,没有统一的社保,如果他们这批人没有地方去开退休工资,那也不行。当时因为我们效益比较好,所以他也答应了。开始的时候,他(达能)也是不放心的,但是我不太听他们的,我认为他们对中国市场不太了解。所以他们感觉是控制不了我,结果后来乐百氏亏损,而我们这种代加工企业活得也挺好,效益也挺好,所以他(达能)也想收购我们,压缩我们,所以我们当时不愿意被他收购。所以他当时是从区政府,一直到市政府、省政府,一直告状告到总书记那里。

《封面》:到底什么力量让你顶住了(压力)?

宗庆后:因为我感觉我没错。

《封面》:如果再来一次跟外资合作的机会,娃哈哈还会Say yes(说“是”)?还会答应?

宗庆后:可以,会的。但是我认为现在跟人家合资的话,中国的企业就应该成熟起来了。应该有一个优势互补,平等互利的合作。我认为引进外资的话,把这些高新技术产业引进来的话,也能促进我们的发展。中国毕竟是这么大个市场,真正能够把其他十亿人的内需拉起来,那这个市场更不得了。

04

谈互联网时代:从“秒杀”到机器人

至今未上市,在财务上趋于保守的娃哈哈,是否能适应互联网时代“新新人类”的需求?娃哈哈的营销曾被业界称赞,90年代初,靠着“喝了娃哈哈,吃饭就是香”的广告,娃哈哈儿童营养口服液走红全国。在互联网时代,这些营销方法还有效吗?

宗庆后:营销很关键,你产品卖不出去,企业发展不了,但最终还是产品本身。你营销做得太好,消费者上了一次当,他也不会再买你的产品。两者都是很重要的,并不是光营销好了,企业就一直好了。

但确实现在市场营销环境确实在变化,应该说我们很早就开始做广告了,人家不做我们在做。我们是到什么地方开发市场,就在什么地方做广告,而且我认为那时候其实开发市场很容易,一个省会城市,一个省报,一张市报,就四个版。然后电视的话,也是一个省台,一个市台,而且都只有一个频道,我每天晚上做这两个电视台,做两个30秒的广告,在两个报纸上做四个版本的广告,一下子就把市场“拱”起来。

《封面》:其实那时候造就了很多神曲,到现在我脑子里经常回想起娃哈哈果奶。那时候营销很重要,但是现在是互联网时代。

宗庆后:其实在互联网时代,现在年轻人是电视也不看了,报纸也不看了,电脑也不看了,看手机了。手机的信息量也很大,你也不能说所有的信息都能到位,现在搞营销,确实来讲是碰到新的问题了。

《封面》:那您怎么办?

宗庆后:我们也是在网上搞点活动,而且搞点消费者参与的活动,你看他们现在搞的AD钙奶月饼、什么AD钙奶粽子。

《封面》:这些是您的主意,还是下面的(人)?

宗庆后:不是,是年轻人的主意,当然我是不会去搞这种东西。他们去搞秒杀,在网上也很轰动。而且我们在大学里,也搞大学生营销实践的活动,就是组织一千多所大学,几十万大学生参与我们营销方案的策划。

《封面》:今年以您为法人成立了一间娃哈哈机器人制造公司,在这个公司中,您是占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呢?是完全主导,还是挂名而已?

宗庆后:我们有两个机械厂,因为当时我们引进的都是世界上领先的一流设备。当时的模具也是进口的,配件也是进口的。 第一年我们还没有几条生产线的时候,我们想叫人家来维修我们的设备,他就开了一亿人民币的价格。

《封面》:什么时候?

宗庆后:应该是一九九几年。

《封面》:一九九几年就一亿人民币?

宗庆后:我说我辛辛苦苦赚的钱,都让他拿走的了。我们有两个机械厂,有一定的基础,现在不光能做模具做配件,有些饮料行业的机械我们也能做,机器人也能做,所以是有一定的基础,并不是说我空穴来风,突然之间说去做机器人。

现在关键是这个机器人公司也是在跟人家合作的,澳大利亚一个大学的老师,我们出钱,他们出技术,他们拿干股,管理也是他们在管理。

《封面》:您的这些升级是一步一步感受到别人对您的“卡脖子”才升级起来的?

宗庆后:也不是。人家“卡脖子”,你不愿意干,那他“卡脖子”也没用,我这人不会受人家摆布,我觉得自己好做的就去做,我搞不清楚的东西,我就不去做,也不跟人家去谈。

《封面》:现在新经济有那么多种形式和业态,您搞得清楚吗?

宗庆后:有的是忽悠的,真正实实在在的东西你才会去投。

05

谈退休:全退不太可能

1945年出生的宗庆后,现在已经75岁。他还没有退休,依然是娃哈哈的董事长和总经理,依然在忙业务。年逾古稀,不管怎么“不服老”,退休已经是避无可避的话题。他有什么退休计划?忙了一辈子,是否会“退而不休”?

《封面》:在十几年前,我记得您接受陈鲁豫的采访时,曾经说“我要培养接班人,我要退休了。”可是十几年之后娃哈哈还是在您一人的领导之下。

宗庆后:没有,现在我也有三个副总经理,还有党委书记。我现在也在分权,也在培养管理层,分级授权,因为你不可能一直管下去。今年我已经70多岁了,我们要把娃哈哈做成百年老店,不可能我完成得了,最起码还有两代人才能完成一个百年老店。所以我现在也在管理方面进行改革,也进行流程改造,(实行)岗位责任制分级授权。以前是“人治”。 现在希望以(员工)自主来管理这个企业,让员工知道,他该做什么,要做到什么程度,什么东西不该做。然后慢慢这些养成习惯,我认为这个企业就能正常运行了。

《封面》:有没有一个时间表,比如说像其他的一些一代企业家已经(退休了)。

宗庆后:你说要退休的话,全退也不太可能。因为你做惯的人,你一下子什么都不做,我看也闲得无聊,肯定会找点(事)做,(什么事不做)寿命会减少。

《封面》:可以烹饪,可以看电视?

宗庆后:你还是要有点事情做做的,就是稍微轻松一点。现在一线事情全自己做太累了,所以稍微轻松点,可能是活得更长一点,然后再给企业“把把关”,把企业真正做成百年老店。

长达两个小时的采访,这位古稀之年的老人依然精神矍铄,娃哈哈的成功充分体现了第一代创业者的奋斗精神。有句俗话说:“创业难,守业更难。”宗庆后的接班人该如何“守住”这座饮料帝国?一个传统企业该如何应对飞速变化的网络时代?创始人该如何平稳交接权力?这些都是值得业界持续关注的问题。

Copyright©2008-2018 北京博石创标管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
设计制作:东方博石